天下网商
登录/注册

老后破产,退而不休,日本老人开始送外卖了

iwangshang / 贡晓丽 / 2019-07-07

摘要:老爷爷老奶奶送外卖,看上去很残酷,但也为日本解决“老后破产”的社会难题提供了新方案。

科技有温度。

天下网商记者 贡晓丽

“很多老年人都来送外卖了。”

近日,Uber CEO 科斯罗沙希告诉彭博新闻社,Uber旗下外卖业务Uber Eats已在日本取得巨大成功,就连老年人都争着报名做外卖“小哥”。

老年人参与 Uber Eats 送餐。 图片来自:The Straits Times

在日本,Uber Eats已进入10个城市,涉及1万多家餐厅及1.5万名送餐员,送餐业务狂飙突进,送餐员却不够用了——目前日本失业率为2.4%,正值本世纪历史最低点,可是人口严重老龄化,导致劳动力市场紧缺,这才造就了银发老人送外卖的奇景。

在Youtube上,一段视频完整记录了一位日本老人在Uber Eats上配送第一单的经历。

今年2月初,日本大阪市北区,一位67岁的老人在接受了简短的面试后,正式成为Uber Eats的外卖员。

在日本,Uber Eats并没有年龄限制,只要身体健康,都可以申请送餐。

老人通过面试,领取装备,经工作人员指导,下载好软件,准备出发。

接到订单,仔细查看新装的APP。

老人发现,高峰时段福岛区的配送费是其他时间段的1.5倍。

第一单,是去天满车站的麦当劳餐厅取餐。

到达麦当劳餐厅,按订单号取餐。

艰难背上装有餐食的箱子。

骑车赶往客户家里。

按地图指引找到送餐地。

送餐成功!

这一单,老人赚了多少钱,花了多长时间,视频中并没有提及。不过,在去年入驻大阪市的发布会上,Uber Eats承诺,上午9时至夜间0时的派送时段,派送费用为每单380日元(税后约合人民币22元)。

在YouTube上,一些Uber Eats送餐员会用Vlog的形式记录收入。

去年10月,大阪一位小哥的记录是4小时收入10499日元(约合人民币667元),时薪2600日元(约合人民币165元),远高于当年大阪的最低打工时薪——936日元(约合人民币59.5元)。

可是到了今年,随着补贴政策调整,Uber Eats送餐员一天工作8个多小时,收入只有10734日元(约合人民币692元),时薪1288日元(约合人民币82元)。

“Uber告诉我们,这是一份可以自由支配时间的工作,而且每月能赚30万日元。”一位送餐员在YouTube上总结,“可是如果你想把这门工作当成一门营生,那每天至少送足6个小时外卖才行。”

可对老年人来说,送外卖的时薪恐怕达不到1288日元,因为那些在YouTube上分享经验的送餐员都很年轻,送外卖时骑着摩托车或自行车,而据Uber CEO科斯罗沙希描述,有很多日本老人都是步行送外卖的,跟年轻人相比,他们既拼不了体力,也拼不了时长,这意味着他们很难像宣传语那样,实现月入30万日元的目标。

更何况,送外卖也有风险。此前,京都一名37岁的Uber Eats送餐员在送餐途中摔伤,此前他每天最多能赚到12000日元,少的时候只有4000日元,可摔伤后收入就降到了0。这位可怜的送餐员告诉媒体,受伤之后Uber Eats没有给他任何补偿,这份工作没有劳动保障。

虽然存在种种不足,可日本老人还是义无反顾地背上了外卖箱,因为他们太需要一份工作了——几乎一半以上的日本老人,无法靠养老金度日。

在日本,养老金通常包括国民年金与厚生年金,前者又称基础年金,只要过去每月缴纳过固定金额的保险费,65岁后就可享受,后者则以民间正式雇佣劳动者为参保对象,也就是说,打零工的人享受不到这部分养老金。

截至2017年10月,日本65岁以上(拿退休金)的人口高达3515.2万人,占总人口比重的27.7%。可是其中,有资格领取厚生年金的老年人只有1689万,而在2017年,厚生年金最多人领取的金额在9-1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5700元-6355元)。

还有超过1800万日本老年人,则只能依靠最基础的国民年金度日。

厚生省数据显示,2017年国民年金的平均领取额是每月55615日元(约合人民币3535元),这点钱在日本大城市付房租都不够,更别提吃喝之外,还要应对水、电、煤气、保险等日常支出了。

日本金融厅6月3日发布一份报告称,如果退休夫妇要再生活30年,不算退休金,至少还需要2000万日元储蓄。

积蓄坐吃山空,养老金入不敷出,要活下去,就只能退而不休,继续工作——2017年,日本65岁以上仍在工作者达到807万人,占到整体就业人数的12.4%。

由于年龄限制,可供日本老年人选择的工作并不太多,主要是清扫房间、陪其他老人说话聊天、在车站前管理自行车、修剪灌木、做电脑教室的讲师或家庭教师等,集中在报酬很低的服务行业。

据东京都银发人才中心披露,2012年,日本老年人再就业后的平均月工作日是12.9天,平均月收入只有46343日元(约合人民币2945元),两相比较,Uber Eats送餐员的工作,固然辛苦且危险,但门槛低,报酬高。

“老后破产”,正成为日本普遍的社会现象,而送外卖,或许能为相当一部分老年人,解决退休后的生计问题——正如科斯罗沙希所说,目前日本只有约15%的人口能享受到外卖服务,而美国这一比例为70%,也就是说外卖业务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送餐员岗位还有很大的缺口。

分享: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